关注公众号

English

南大,最大之冰海探险

编辑:admin 时间:2015年01月19日 访问次数:8076

       南大有个洋,面积2000万平方公里。南大洋,国际水文组织于2000年确定其为一个独立的大洋,地球五大洋之一。南大和南大洋真有密切关系。
       中国首次南大洋考察队队长金庆明,1958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地理系。
 
     “起锚!起锚……”
       急促的喊声,隐含着抑制不住的喜悦,从驾驶台迅速传遍每一个房间,在广播喇叭里叫开了。
       铃声大作。船只启航的预备铃随即在过道、船舷和前后甲板响个不停。
       水手们的脚步声咚咚地在甲板上响着,夹杂着粗鲁的吆喝声和笑骂声。 
       锚机开动,发出“咣当——咣当——”的轰鸣,那是沉重的锚链把几吨重的大铁锚从95米深的海底拖了出来。
       我们这艘科学考察船停泊在麦克斯韦尔湾足有20天,今天终于机声隆隆,从它的锚泊地启航了。自从一头扎到乔治王岛南部的麦克斯韦尔湾,除了几次风浪太大,铁锚挂不住海底,船只不得不迎着风浪彻夜航行之外,它基本上是停止在原地一动不动。
有什么办法呢?几百吨建站物资因为天气不佳不得不一次再一次地拖长了卸货时间,原来的计划是10天卸完,后来延长到半个月,当最后的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来到时,几艘运输艇昼夜不停地往来于乔治王岛,直升飞机忙不迭地在飞行甲板上空轰鸣,船上所有的人几乎都出动了。终于,填得满满的货舱全部腾空了,500吨建站物资安全无损地卸上了岸,大伙儿这才松了口气。
       最为焦急的还是南大洋考察队的几十名科学家。我国首次南极考察除了要在乔治王岛建起第一个南极科学基地,还有一项极其繁重的南大洋科学考察任务,为此组成了一支包括各个专业的72名科学家的南大洋考察队,担任队长的是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副所长、著名海洋沉积学家金庆明高级工程师。他们的南大洋考察计划中有海洋生物、海洋水文、海洋化学、海洋地质和地球物理的各个专题,从大洋洋底复杂的地质构造到宇宙的尘埃,从海洋水团的运动到栖息在海洋中的生物世界,无不是他们考察的对象。
       可是,一再拖延的卸货期限使得科学家们心忧如焚,南极考察的时间是有限的,黄金季节的夏天转瞬即逝,卸货时间的一再拖延必然减少南大洋的考察时间。我不止一次看到我们的科学家满脸愁云,聚集在甲板上望洋兴叹。他们的心情我是理解的,来一次南极不容易,有的人也许是一生中的最后一次。他们多么希望抓紧时间,多为南极科学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天气陛下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建站物资必须首先安全地卸上岸,只好耐心等待,等待着……
       1985年1月19日傍晚6时30分,极地的太阳躲在乌云的后面,在巨涌翻腾的海面涂上一层毫无生气的青灰色。风在大海上集结,积蓄着力量,仿佛又在酝酿一场新的暴风雪。有几艘外国的船只似乎预感到风暴即将来临,仓惶地逃入海湾深处避风,一群群信天箭和暴风海燕在甲板上空盘旋,好似在提醒我们:“风暴快要来了。”
       就在这时,“向阳红10号”船拉响了嘹亮的汽笛,迎着狂风恶浪,驶出了麦克斯韦尔湾,向着茫茫冰海勇敢无畏地开始新的远征。
       我走进驾驶台,高频步话机已经接通了长城站。那里留下的54名南极洲考察队队员将担负起艰巨的建站任务,海军“J121号”打捞救生船308名海军官兵和他们协同作战。但是,在这离别的时刻,尽管这是短暂的别离,人们的心情都很激动。
    “再见了,祝同志们一路顺风!”步话机传来南极洲考察队长郭琨的喊声,“我们南极洲考察队全队同志,祝大家身体健康,南大洋考察取得圆满成功!”
       站在驾驶台指挥的船长张志挺大声地回答:“谢谢你们,祝你们早日建站成功!”
    “祝你们胜利归来,参加建站落成典礼!”郭琨继续喊道。
    “向阳红10号”开始加速了。它像锋利无比的铁犁划开了冰海的波浪,乔治王岛那冰雪皑皑的海岸和企鹅云集的爱特莱伊湾的礁岩,擦过它的身边向后退去。就在船只从长城海湾的入口驶过时,水手们从望远镜中发现了菲德尔斯半岛上长城站的建筑工地。
我接过望远镜对准那儿,只见灰蒙蒙的海滩上,奔跑着一群人,他们挥动着帽子或者双臂,向我们频频招手,有的站在高高的地方翘首眺望。我虽然听不见他们的喊声,看不见他们的脸孔,但我知道他们是留在岛上的54名队员。在我们出海考察的日子,他们将在荒原上建成长城站,这副担子可是不轻啊!
       不久,麦克斯韦尔湾那几座孤悬在海中的礁石也从视线中消失了,我们的眼前出现了布兰斯菲尔德海峡。这是横亘在南设得兰群岛和南极半岛之间一条狭长的水道。这条水道的命名也有一段有趣的历史:一个多世纪以前,英国海军中校爱德华•布兰斯菲尔德绘制了南设得兰群岛的海图,然后继续南进到南纬64°30'的地方。1820年1月30日,他隐约看到了南方的陆地——那就是南极大陆向北伸展的南极半岛。为了纪念他第一个遥望到南极大陆,那块南面的陆地和南设得兰群岛之间的水域,后来一直被叫做布兰斯菲尔德海峡。
       我们此刻已进入南大洋的范围。南大洋是南极洲周围海域的统称,又叫南极海或南冰洋,它是由环绕南极大陆的南太平洋、南大西洋和南印度洋所组成。由于它和地球的三大洋息息相通,不存在肉眼可以看见的天然界线,那么它的北界究竟在哪里,海洋学家还存在不同的看法。
       金庆明队长对此作了回答:“一般来说,南大洋的北界定在南极辐合带,这是南极周围水域水温、盐度等水文因素急剧变化的一条分界线,大体上位于南纬48°至62°之间。不过也有人将北界定在亚热带辐合带,即南纬40°左右。根据这个原则,南极辐合带以南称为南大洋或南极海,南极辐合带和亚热带辐合带之间,称为亚南极海。” 
       这位出生在上海川沙县的海洋地质学家,是南京大学地理系地貌专业1958年的毕业生。从那时起,他的生活,他的理想,始终和蔚蓝色的海洋联系在一起。
       金庆明是一位不愿意过多地谈论自己的科学家,我对他的经历与考察队中其他的科学工作者相比,可以说了解得最少。我仅仅知道他曾经参加过60年代全国海洋普查,以后又在全国海洋综合调查组从事海洋环境方面的考察,考察范围极广,从西北太平洋一直到中国海,到处都留下他的足迹。他作为海洋调查大队的成员,参加了海岸带的地质调查。他有着丰富的海洋调查的实践经验,同时又在海洋地质领域有较高的造诣。因此,1966年3月海洋所成立时,他很快成为该所众望所归的业务负责人。
       他以前并没有来过南极,但是他的威望,他的学术水平,特别是他善于团结来自不同单位的科学工作者的组织才能和谦虚谨慎的品德,使他赢得了同志们一致的信任,而这一点,对于一支远征南大洋的考察队,是至关重要的。
       金庆明最反对记者采访他本人,在这方面他近乎不通人情,甚至不惜给人难堪,我在采访他的时候也碰过这样的软钉子。不过,当你就某些科学上的疑难向他求教,或者是从他那里了解南大洋考察的打算和进展,他却是非常乐意向你提供情况。不管是他在甲板上指挥海上作业,还是他的眼疾由于过度劳累而越发严重,不得不躺在沙发上点了眼药闭目养神的片刻,只要你找他,他总是有求必应。
原载2013年12月16日《58大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