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English

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我们的象山港出海花絮

编辑:admin 作者:巩明、周鸿权 时间:2012年02月15日 访问次数:57109

 春节归来伊始,海洋公益专项项目“东海沿岸狭长型海湾综合整治集成技术及示范应用研究”团队便立即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继8月份夏季水文泥沙测验之后,再次奔赴象山港进行冬季水文泥沙测验。
 象山港是一条狭长的海湾,两侧青山绵延,湾内翠岛点点,这蓝天、碧海、青山、翠岛宛如一幅秀美柔和的山水画,航行其中更有一种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群山两岸走的意境。在大多数情况下,象山港是安详的、宁静的,白天看太阳东升西落,阳光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夜晚听波浪轻拍船舷,海面来往船只如繁星点点。
 可是,象山港却并不总是这么的温顺和安静,它偶尔也有发飙的时候,常常令我们措手不及,,时刻准备着各种战斗。
 与天斗。冬季大潮遇到了罕见的大雾,但为了按时完成任务,同志们还是毫无怨言的迎难而上。尽管集中起十二分精神,但面对能见度只有几米的大雾,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眼看着与象山港大桥的桥墩擦肩而过,与旁边的船只贴身而行,不免有种命悬一线的担忧乃至恐惧,好在有惊无险,在GPS的指引下总算行驶到了连续站位置,静待大雾散去。
 与海斗。象山港的海况还算不错,偶尔来阵风浪也可以吃得消。来自海上的威胁主要是密密麻麻的渔网。这些渔网在为大家带来美味海鲜的同时,却也成为埋伏在我们航线中的水雷。
 面对渔网,船老大们分为激进派和保守派。艺高人胆大的张老大夜色中驾驶着渔船在密布的渔网雷区缝隙间来回穿梭,挥洒自如,我们无不拍手叫绝,他显然属于激进派。陈老大则偏保守,见天色已晚便不再前行,索性抛锚停船至次日凌晨继续赶路,害得毫无海上过夜准备的我们叫苦不迭,只能在船舱里搭地铺过寒夜。
 与岛礁斗。象山港里岛礁星罗棋布,其对船只主要构成触礁和搁浅两大威胁。夏季航次我们有幸经历了触礁, 冬季航次我们又有幸经历了搁浅,测量船同样是在正常行驶,可经过一岛屿旁边时,任凭马达声再响,船却纹丝不动,出来一看原来搁浅在了岛屿流影区的滩涂上。李教授急得要命,不停埋怨着一脸无辜的船老大,而我们几个小青年们却正好忙里偷闲玩起了双扣,不亦乐乎。
 与船斗。我们的测量船真是不给力,夏天那艘刚起航不久,锚却掉在了海底,只能靠岸再买一个。冬天这艘船,锚倒是好的,起锚机却又出了问题。每次船老大一喊起锚,我们几个“起锚机”便乖乖的过去站成一行,像拔河一样在老大劳动号子的指挥下耗尽我们的最后一丝能量将锚从海底硬硬的拔了上来,我们形象得称之“拔海”。
 自己的船不给力,别的船也来搅局,那次来的是毛贼无赖,大半夜的强行靠近,个个满脸横肉,手里拿着剪刀斧头之类的东西,带头大哥带三五人马跳上船来索要钱财,还不停地推搡,我二话不说便奋勇顶了上去,被一记重拳打在了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