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English

曾经沧海的点滴――写在908结束之际

编辑:admin 作者:薛斌 时间:2012年04月10日 访问次数:57279

 海水击打到脸上,抹嘴角,带着一丝咸味,有点苦,却让人难以忘记。2006年7月,海监调查船,毕业后第一次出海,也是人生中第一次遇到大的风浪,固定完仪器和采样桶后,能起来的基本上都坐在了船中部一楼的餐厅,但是很安静,安静地课题听到船左右摇摆的声音,就连势如破竹上涨的股市这样的话题都已经激不起大家的兴趣。
 每个人都神情凝重,或者由于身体原因,或者由于精神原因,大家都是希望这场风能早点过去,浪能再小一些。那一刻,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沧海中的一粒米粒,啥叫东海上的一叶扁舟,也终于见证了近千吨的船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显得如此无能为力。好在,一切最终平安。
 人生,总是能在风暴中成长,在激浪中前行,才能感受震撼与爱。在晕船的日子里,似乎香肠番茄炒蛋饭和“老干妈辣酱”下面成为大家世间最为美味可口的夜宵。两个鸡蛋、一根香肠、几个番茄还有晚上没盛光的米饭,一人下厨,香味引来无数夜猫子,有时候我都觉得人的胃口是可以收缩的程度难以让人置信的地步,白天可以不饮不食,晚上却可以胃口大开,多少年之后,可能很多在那条船上生活过的饭友看到番茄鸡蛋还会想起电锅翻炒下米饭兹啦兹啦的响声和鸡蛋伴着香肠那种有点焦的味道。
 烙印,始终会刻在记忆中,一个一个,通向记忆的深处。无法忘记那一个个通宵作业的夜晚,陪伴我们的是孤寂黑色的大海,偶尔拍打船舷的海洋能填满一丝工作的单调,远处星点闪烁的渔船灯光能给人以黑暗中的温暖。有时候长想,为什么灯光会代表希望,在一片漆黑中,没有什么比灯火更能指引着方向,给人以力量。而在缥缈的大海上航行颠簸作业有时候出的小状况往往会给枯燥的采样作业带来一些色彩,当然,这个色彩也是多种颜色:雾茫茫的杭州湾总是让干活的我们有一丝倦意,可能是连夜做站的缘故,当船身猛的一震然后有些眩晕的时候,只有一位老同志说了一声:不好,搁浅了。
 随后的长短汽笛声证明了这一点, 当有的同志向家里报平安的时候,还是被制止了,道理也很简单:出门在外,让家里放心才是最重要,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不报平安比报平安更能让人放心,从那时起,每次出海,无论是电话还是邮件,只讲奇闻佚事或者轻描淡写讲述工作成为了习惯,那些惊险的经历只属于回来后的茶前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