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English

丁巍伟研究员IODP368南海航次行记

编辑:admin 作者:丁巍伟 时间:2017年04月25日 访问次数:39302

IODP368航次全体科学家合影(左二招手为中方首席,同济大学翦知湣教授,桌旁蓝色衬衫坐着的为美方首席Hans-Christian Larsen教授)

       自从4月14日离开香港,我每天总会在固定的时间站在“朱迪斯.决心号”的前甲板,看着面前蔚蓝的南海,安静而美丽。但谁又能想象到,在这样的海面之下,南海经历了怎么样波澜壮阔的构造运动:从“古南海”的消亡,到“新南海”的诞生;从华南陆缘的裂解,到洋盆的张开;从南部南沙地块与婆罗州的碰撞,到东部菲律宾海板块向北西运动关闭了南海,很多的故事背后的秘密,都需要通过IODP南海的钻探航次进行揭示。
       这是IODP(国际大洋发现计划)在南海的第三个航次了,前两次分别为1999年的针对南海季风研究的ODP 184航次和2014年针对南海海盆扩张史的IODP 349航次。而本次航次投入更多,一共有两个航段(367和368航次),历时4个多月,计划在南海从陆坡,洋陆过渡带到海盆进行一系列的钻探,揭示南海陆缘裂解到海盆扩张过程中的一系列秘密。这也已经是我的第二个IODP 南海航次了,两次均作为构造地质学家。尤其是368航次,作为唯一的一名构造地质学家,我将会对岩心中的包括不整合面、断层、方解石脉等构造现象进行分析和解释,建立南海构造运动与沉积之间的联系。
    “朱迪斯.决心号”不仅是一条钻探船,更是一个流动的国际学校,船上有来自多个国家的33名科学家队伍,既有名校的资深教授,也有在读的研究生,专业涵盖了沉积学、古生物学、古地磁、地球物理、构造地质、地球化学等几乎所有的专业。不同专业的科学家并非只是专注自身工作,每天的cross over及不定时的学术报告会让大家彼此了解成果和数据,并相互验证,开拓思路,从而能够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比如古生物组通过有孔虫、钙质超微化石等确定地层的时代,而古地磁通过对比磁性年代表确定地层时代,两者需要经常沟通,保证地层定年的准确性。
       “决心号”已经完成了第一个站位的钻探工作,首次在南海陆坡获取了完整的新生代沉积记录,而且很有可能已经钻遇了中生代基底。该站位不仅可以用于建立南海陆缘新生代完整而准确的地层格架,而且提供了不同时代沉积环境变化的信息,对于了解南海新生代的拉张事件、沉积环境的海陆变迁以及构造-季风之间的联合作用具有极其重要的科学意义。
       目前,“决心号”正进行第二个站位的钻探工作,该站位将钻至洋陆过渡带的基底,如果成功,将揭示南海究竟以何种方式破裂之谜。